首页-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澳门金沙 | 走进南高 | 创文工作 | 教育科研 | 心灵驿站 | 图书馆 | 招生考试 | 德育活动 | 奖(助)学金 | 工会工作 | 国际交流 | 体育俱乐部 | 校友窗口

党委办公室
行政办公室
人事科
教务处
教科室
外事办
招生办
学工处
财务科
总务处
校团委
体卫处
保卫科
教学督导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>教科室
教科室
   

经纶世务,始于阅读

作者:plp     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9:36     点击量:

经纶世务,始于阅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赴北京陈经纶中学参加全国“整本阅读”研讨会体会

语文组   王 勇

三年前,我们曾远赴深圳,向2011年获得全国“推动读书十大人物”的吴泓老师讨教促进学生阅读的经验,吴老师通过专题讲座、学生学习成果展示和课堂示范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经验,即“整本阅读”。当时我们就对师生共同阅读所带来的丰硕成果感到惊讶,同时也认为我们在具体实施上还欠缺条件,但是“整本阅读”所带给学生的积极影响却在我们心中扎下了根。此次通过现场聆听知名专家学者的高见,观摩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线教师的现场展示,我觉得,推动“整本阅读”正当时。

而如何推动“整本阅读”,我通过此次学习有如下的体会:

首先要从概念上厘清什么是“整本书阅读”?

整本书阅读是相对于句读、章读、篇读提出的,即与之相反的是碎片化阅读。微信时代更是加强了碎片化阅读的趋势,我猜有识之士出于担忧,提出了整本书阅读的口号。温儒敏先生多次呼吁“多读书,读好书,好读书,读整本的书”,以纠正浅表化、碎片化、快餐化的阅读倾向,新课标已把“整本书阅读与研讨”作为必修课程的七个任务群之一,相关研究也对整本书阅读的课程价值有所阐发,如吴欣歆认为:“整本书阅读更符合自然阅读状态,阅读活动中涉及的能力要素多,各个能力要素同时发挥作用,使得整本书阅读成为发展综合能力的良好载体。”李卫东老师则认为整本书阅读有利于学习方式的变革:“就阅读时间之长,阅读材料之繁,阅读挑战之大,整本书阅读比篇章阅读更适合展开基于项目的学习、基于探究的学习。”随着整本书阅读得到普遍的关注,余党绪老师还从语文教改角度判断它的价值,认为整本书阅读能带动语文教改,成为“发动机”。

这里要说的是,就读物、阅读、读者三个要素而言,阅读对象不变、阅读方式类似的情形下,整本书和单篇文章作用于读者的,究竟有什么不同?整本书阅读的价值要从这里出发加以考察。余党绪老师根据文学类著作的特点,认为“整本书因其内容和结构的复杂性,视角和意义的多维性以及主旨的多元性,更适合做文本的深度分析和断言的合理论证”。而整本书的选择,应该包括实用类著作,还有实用类和文学类交叉地带的著作,如报告文学和传记等。

整本书阅读也不同于全本书阅读,整体和全体的概念是不同的。整体是相对于部分而言,整体是由部分有机地整合在一起的。

一部汽车有一万个零件,这些零件整合在一起就是一部人人喜爱的便捷交通工具,否则就是一堆废铜烂铁。《红楼梦》之所以是四大名著之首,就是因为曹雪芹把几百个人物和千万件事情有机地整合为一体。

其次是为什么要进行整本书的阅读呢?我觉得除了时代的要求、国家的教育规划等宏观要素外,我们推行“整本阅读”终极目的是提高学生理解复杂事物的能力。

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到汽车再到飞机,零件越来多,结构越来越复杂,理解难度越来越高。波音飞机的零件数量是百万级的。文学作品也是一样,从简单的作品到复杂的作品。对复杂事物的认识,如果不从整体分解成部分,再回头从部分构成整体,只能达到一个笼统的模糊的认识。只有从整体到部分,再从部分到整体,我们才能说把握了事物。这个说法可以从现代医学中找到证据:一个没有学过解剖学的外科医生是不可想象的。

当然在现实的教学环境中,我们还将面对跨媒介阅读成为习惯;学校课程并没有为整本书阅读预留“接口”;语文教学“教教材”已成传统;教学评价没有整本书阅读的一席之地;我们缺乏相应的专业准备等消极因素。但这些都是可以在“一切为了学生”这个共同的目标指引下,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去克服或者改变。

那么如何在学生中推进整本书阅读呢?这是我们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,也是一线教师最为关心的问题。从专家分析、名师示范和现场交流来看,大家虽有了一些探索,有的老师也取得了一些成绩,相关课题、论文多有探索,但是都还没有真正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实施办法。

实践整本书阅读,目前大约有三种路径选择。一种是革新路线,就是全面改革语文课程内容,取消原先的文选型教材单篇教学的思路,把整本书阅读作为语文课程。深圳吴泓老师是革新路线的代表人物。但这种“改革路线”条件比较严苛:首先要教师有足够的专业权威性,其次有一个理解和宽容的家长群,第三是有支持改革的校长,最关键的是你要有足够好的升学考试业绩,这四者缺一不可。第二种是中庸路线,就是“扣其两端,允执其中”,做好国家课程校本化。可以想见,新课标颁布以后,文选型的教材作为必修课程,在高一学段完成,高二、高三的选修课程采用统编的选修教材和校本的选修教材相整合,整本书阅读就有了插入的空间。第三种是保守路线,完成统编必修教材任务,整本书阅读作为研究性学习,偶尔尝试。高二高三都是应付学考、选考和高考复习。估计新课标颁布、新教材使用以后,取第三种保守路线的教师会很多。这实在是最坏的一种“路线”:它使高中三年语文课程“堕落”成一年“教教材”,两年“搞应试”。

就目前来说,不管是采用哪一种路线,整本书阅读的课程内容都是教师选择读物,推荐给学生阅读。最多是选定读物后,帮助学生规划阅读的阶段性计划、策划阅读的形式活动。在我们看来,落实整本书阅读任务群,首先要预估学生在整本书阅读时,有哪些需要,习惯于采取哪种阅读姿态。这就是阅读需要和读物类型决定阅读方法,阅读方法决定学习专题。这在整本书阅读尚未真正形成气候的今天,以整本书阅读的类型和方法,形成专题,占据教学课时,指导学生阅读,是非常重要的。

本次研讨会的与会专家、老师多集中在阅读的“功利性”与“非功利性”的探讨上,其实本质就是实施路径的探讨。但“功利性”与“非功利性”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,阅读对任何人都带有“功利性”与“非功利性”的特点。贾政让贾宝玉多读四书五经,扔掉《西厢记》,读书于贾政这是出于功利,于宝玉,难道就一定出于非功利?而我们现在要求学生读《西厢记》,与玄幻小说绝缘,这又是一组“功利性”与“非功利性”。在我看来功利只是短期的利益,人生路迢迢,有的东西对一生的幸福更有用。所以,要推行“整本阅读”,首先还是要让学生爱读。不同的学生可以选不同的书,男女不同,偏好不同,阅读水平高低不同,让学生自己选一本书,确立读完这本书的目标。

其次是找一个人导读。这个人不一定是老师,一定是读通这本书的一个人。导读的目的是激发学生的兴趣,加强学生读下去读完的意志力,不要半途而废,再是提供一些工具和技巧。

最后搞一个奖励,物质的精神的都可以。坚持读完的有奖,读得好的有奖,读通的有奖。人生的第一次都很重要,一个学生第一次完整地读完一本书,通过导师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读通一本书,可能是人生中的一个分水岭。如果这个学生一发而不可收,从一本到10本,再到一百本....他的人生将真的与众不同。套用一句时髦话,他是一个终身学习的人!

好书不厌百回读,希望阅读能带我们走得更远!


 

首 页 | 全站搜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